本文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劉沐軒

今年,40歲的樸成鉉和她的丈夫賣掉了兩人在首爾郊區房子,跟隨韓國散戶抄底特斯拉的大潮,購買了價值23萬美元的特斯拉股票,然后帶著他們7歲的兒子搬進了出租屋。

在韓國,這并不是孤例。

已經有房的韓國人想賣房炒股一夜暴富,沒房子的韓國人更想搏一搏。面對著不斷高漲的房價和激烈的社會競爭,炒股炒幣似乎成了韓國人翻身的出路。

特斯拉股票備受他們青睞。近三年來,特斯拉股價的累計漲幅達到1900%,早期買入特斯拉股票的韓國散戶,已經創造了不少財富自由的神話。其他韓國人也趨之若鶩,截至2021年底,韓國散戶對特斯拉的持股數量累計增長超過100倍。

據韓國中央證券托管機構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817日,如果將韓國個人散戶投資者們持有的特斯拉股份合在一起,則他們持有特斯拉約1.6%的股份,持股市值可達15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44億元),超過甲骨文創始人埃里森和美國資產管理公司普信集團,算得上是特斯拉的“第七大股東”。

特斯拉“大股東”們的持股比例(圖源:社交媒體)

靠賣房、借貸加杠桿后的韓國散戶,規模不容小覷。2021年初,美國散戶曾將Gamestop的股價從39美元哄抬到最高483美元,狠狠地給華爾街空頭“上了一課”,其中就有韓國散戶的支持。

截至2021年末,韓國散戶貢獻了韓國交易所每日平均交易量的67%,持有的股票市值占到整個市場的28%。投資韓國以外的股票規模達18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09億元)。他們曾聯合起來督促韓國監管機構兩度延長做空禁令,也曾抄底價值4億元人民幣的俄羅斯ETF直到被韓國交易所叫停。

但這些散戶們炒股卻有一個致命的問題——極度投機,許多人稀里糊涂地就將自己為數不多的余額投入了股市。

稀里糊涂進入股市

38歲的樸俊秀去年因疫情取消了原本的英國之行時,他糾結了很久,要不要將這筆錢投進股市。

他告訴媒體,炒股似乎不是一種可靠的投資方式,小時候,我母親每天會花幾個小時在電腦前交易股票,卻賺不到什么錢”。

很快,樸俊秀就在朋友的勸說下改變了想法,我周圍的許多人從股市中賺了錢,我開始征求他們的建議,韓國哪有人不炒股的。

韓國股民之間流傳著一句話,股市上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眼睜睜地看著我愚蠢鄰居吹噓自己的成功。

27歲的銀行職員趙成彬就是韓國股民口中那個典型的“炒股賺了錢的身邊人”,他將每月一半的工資用于炒股,并每天根據3PROTV等其他投資直播頻道“專家”解說來調整投資策略?!斑@些視頻節目每一集不到一個小時,比閱讀博客或書籍節省更多時間,而且足以了解特定問題或行業的全局”。

趙成彬覺得這種方法有用。他從2020年底開始炒股,2021年的投資回報率就達到了8%,成為許多身邊人羨慕的對象。

炒股的韓國人(圖源:社交媒體)

3PROTV全名為“3PROTV-上帝的經濟學”。該平臺創立于2019年,目前在某視頻平臺上擁有超過200萬訂閱用戶,它每天在7個時段直播分析股市信息。相比于傳統的財經類電視頻道,3PROTV會安排“專家”與觀眾互動,實時回復觀眾提出的問題。

但是如今的韓國人卻不愿懷疑。反正靠工資買不起房,又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根據韓國中央證券托管機構的統計,韓國散戶的年紀正在逐漸年輕化。截至2021年年底,19.7%的韓國散戶年齡低于30歲,甚至有60多萬名20歲以下散戶在炒股。

由于韓國允許一人多戶,截至今年一季度,韓國股市活躍的賬戶已經超過6000萬個,約為全國人口的1.16倍。

最近,韓國散戶們又盯上了國一家鋰礦企業——天齊鋰業。據韓國KBS電視臺報道稱,在截至825日的一個月內,天齊鋰業是韓國散戶投資最多的海外股票之一,累計凈買入金額達1.522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45億元)。

炒幣的潘多拉魔盒

如果說炒股還有那么點投資邏輯可以遵循,那么韓國人炒幣就是純粹的跟風賭博。

20203月,韓國國民議會通過了新立法,為加密貨幣和加密貨幣交易所的監管與合法化鋪平了道路,從此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韓國GDP僅占全球的1.8%,人口僅占全球0.7%,但卻能夠占到全球比特幣交易的10%30%。據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統計,截至2021年年底,共有558萬韓國人持有加密貨幣,這意味著在這個總人口不到5200萬的國家里,平均不到10個人中就有1人炒幣。

不僅炒幣的人數眾多,其金額也不容小覷。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的數據顯示,約有94000人擁有價值超過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50萬元)的加密貨幣。截至今年4月,韓國人持有的加密貨幣價值約為57.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00億元)。

據在線刊物The Verge報道,在韓國,搞加密貨幣投資是一項受人尊敬的職業,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勞動力將自己與一般同行區分開來的手段。

這種現象也讓韓國雇主很煩惱。首爾南部一家初創公司的團隊負責人感嘆道,尤其是在IT行業的職場里,大多數員工都會每天在辦公室盯著加密貨幣的價格,一旦賺到錢,這些人就可能會突然辭職。

韓正洙是一名20出頭信用卡銷售,他在職期間投資加密貨幣,三年賺了30韓元約合1510萬元)。實現了財務自由的他在社交媒體上高調宣布,自己從此可以辭職躺平。

并不討厭之前的那份工作,韓正洙表示,衡量自己的投入產出時,果然還是專注于投資更有價值。

很多二三十歲的韓國年輕人都想模仿韓正洙。根據2021年的一項民調,在接受調查的1885名韓國打工人中,有40.4%投資了加密貨幣。其中,49.8%投資者年齡為30-39,37.1%的投資者則更為年輕,年齡在20-30歲之間。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韓正洙一樣幸運,今年5月,由韓國人開發的Luna崩盤,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單幣價格從最高119.5美元跌至無限趨近于0,一度超過400億美元的幣值幾乎完全蒸發,20韓國人爆倉。

隨著Luna幣一夜之間“成為廢紙” , 不少韓國投資者難以接受,甚至有人揚言要自殺 。而一度被稱為“韓國馬斯克”的Luna幣創始人Do Kwon也因此被投資者指控欺詐且或將面臨牢獄之災,當地時間9月14日,韓國法院下令逮捕Luna幣開發者Do Kwon等六人。

即便如此,韓國人對炒幣的熱情無法完全消退。與美國或日本相比,韓國擁有更多的來路不明的小型加密貨幣交易所,在這里交易的加密貨幣類型缺乏規范,波動更大,風險極高。

在韓國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UPbit上,共有178種加密貨幣可供交易,在排名第二的交易所Bithumb上有170種。相比之下,美國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上僅交易58種加密貨幣。

不僅如此,大多數的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每日存款限額為5千至1美元,但韓國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每日存款限額則高達10美元。

投機背后的無奈

作為一個發達經濟體,韓國的成績并不差。

在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2020年,韓國的實際GDP也僅衰退0.9%,并在出口繁榮的情況下于2021年達到實際GDP增長4.3%,創下該國近11以來的新高。連困擾全球的通脹問題,韓國也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今年8月,韓國通脹率從24年以來的最高值滑落,由7月份的6.3%降至5.7%。

但這數字落到每一個韓國普通人身上,卻沒什么實在感受。他們所面對的,收入下滑、房價暴漲、失業、以及極高的債務。

韓國2022年一季度每月家庭實際收入(圖源:statistics korean)

計算通脹后,2021年韓國國民總收入增長率為3%,低于實際GDP增速。其中,韓國收入前20%的家庭收入在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長了8.6%,最底層20%的家庭收入同比增長了0.9%,而人數占比最多的中產家庭的收入卻普遍下滑。

在過去十年,首爾的房價翻了三倍。根據韓國房地產委員會統計,20223月首爾及其周邊一套房子的平均價格已經達到6.26億韓元(約合人民幣344萬元),而首爾市區的住宅均價更達到12.6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55萬元)。

與大多數亞洲國家一樣,韓國也是一個重視房產的國家,但極高的房價讓韓國年輕人望而卻步。2021年,包括固定工資和加班費在內的20多歲普通年輕人的月薪約為20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1萬元),房價漲幅比工資漲幅超出了80多個百分點。

同時,在人口老齡化較為嚴重的韓國,年輕人能找到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也越來越難。

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現前,韓國年輕人的失業率就已經達到了韓國平均失業率的3倍。2020年11月,近40%的應屆畢業生放棄了找工作的機會。在當地政府公布了多項激勵中小企業雇用年輕工人的計劃后,2022年上半年,韓國青年失業率仍然在7%以上。

也難怪韓國人寧愿冒險投機,因為單靠工資收入,想買到首爾的房子難如登天。

圖源:社交媒體

午夜,負債累累的35歲外賣員崔英秀點上了一支煙,工作了一天的他終于能夠安靜地蜷縮在首爾市中心的一間“棺材般”的廉價旅館里。

就在兩年前,崔英秀還是韓國“硅谷”板橋的一名白領工程師,也曾想過靠自己的雙手買到首爾的房產。但沒日沒夜的加班最終讓他選擇辭職,他覺得同事們炒股炒幣的風險還是太高,于是和妻子回老家仁川開了一間酒吧。疫情的襲來讓這個家庭生意虧本,當崔英秀下定決心關閉酒吧時,他已經欠了四個月的房租和五家銀行的貸款。

“不僅僅是我,整個韓國都負債累累,不吃不喝一年都還不完”,崔英秀經常這樣安慰自己。

根據國際金融協會66日發表的《世界負債》報告書,以今年一季度為基準,韓國家庭負債占GDP的比重以104.3%居全球首位。在接受調查對象的36個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家庭負債超過GDP的只有韓國。

當《衛報》采訪崔英秀時,正值韓國網劇《魷魚游戲》在全球大火之際。崔英秀雖然從許多人口中聽說了這部劇集,但從未對其表現出任何興趣。他反問道,“難道我還需要付錢給流媒體平臺去看那些負債破產的韓國人掙扎求生嗎?我照照鏡子就是了”。